您当前的位置 :洑口门户网 > 时政 > 不要担心,如果丹麦充满食物,中国是最尴尬的

不要担心,如果丹麦充满食物,中国是最尴尬的

原标题:丹麦人满为患,但食物是自尊的:中国是最“蹲”的 ? 对于“舌尖国籍”,外国朋友也知道如何投票。 ? 4月24日晚,丹麦驻华使馆官方微博发布了一篇名为《生蚝长满海岸,丹麦人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的长篇微博,声称丹麦海岸遭受太平洋牡蛎入侵,丹麦本土的Limfjord牡蛎也遭到粉碎。死亡,当地人与此无关。 ? 一夜之间,这篇文章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中大量转发。只有微博用户的评论数量已超过13,000。正如许多网友听到“吸吮命令”一样,他们都挺身而出。 “送我们中国人吃饭真好。” ? ? 这个微博已阅读超过720万,丹麦牡蛎“红夜” ? 很快,丹麦大使馆官员发布了最新的饮食路线和“攻略”——不得不说丹麦的伎俩真的很高,伴随着食物的诱惑。此时,有些人已经意识到这种“生产事件”并非偶然,它可能是一个细致的营销计划。 ? 丹麦驻上海领事馆的丹麦工作人员Miya(化名)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丹麦人很少吃牡蛎,因为价格非常昂贵。”据报道,哥本哈根餐厅的Limfjord最高级别。牡蛎的每个价格约为60丹麦克朗,相当于60元左右。 ? 无论如何,穿越大海吃丹麦牡蛎,必须叠加在旅行费用上;而进口太平洋牡蛎对该行业并不乐观。 ? 拥有多年渔业贸易经验的北京海桥营销推广有限公司创始人范旭兵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中国是太平洋最大的水产养殖国。牡蛎没有必要通过贸易进入中国。 ? 饮食比其他干预措施更有效 ? 尽管如此,网友们开玩笑说,他们必须跨越海边吃饭,而专家眼中的确可以解决生态问题。 ?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专家兼副教授朱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牡蛎是一种非常温和的物种。在正常情况下,它们不会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太大的伤害,也不会具有攻击性。入侵物种更温和。以前,中国中华绒螯蟹的大闸蟹在德国被摧毁,凶猛的亚洲鲶鱼可能“飞”并吓唬美国渔民。然而,由于数量太多,牡蛎会挤出其他动物的生存空间,破坏当地的生态平衡。? ? 在美国的淡水系统中,凶猛的亚洲鱿鱼几乎没有天敌 ? 虽然网友是个玩笑,但朱毅说:“吃牡蛎确实可行。这不是开玩笑,而且现在看它是最可行的方式。” ? 首先,当地可以发展旅游,吸引更多喜欢吃牡蛎的人品尝美味,也让当地人养成吃牡蛎的习惯,这有助于缓解牡蛎的问题。 ? 但是,朱毅仍然强调食品安全:“吃饭前,有必要进行风险评估。这些太平洋牡蛎是否适合人类食物,重金属是否超标,是最重要的问题,其次,需要注意病原体和病毒污染。最后,需要确定是否存在藻毒素污染。只有在排除这些风险后,当地或其他游客才能来吃牡蛎。“对于很多人来说,可以吃生食,但有些潜在的病毒难以杀死。几天前,某些地区爆发了诺如病毒感染。通常,细菌可以通过加热杀死。诺如病毒很难被高温杀死,而牡蛎是病毒最重要的藏身之处。 ? 朱毅认为,除了进食外,其他干预措施可以从生态学的角度来减少牡蛎的数量,但不能直接和迅速地进行。 ? 当然,有些人提出了用毒品杀人的方法。生物研究学者杨云告诉CBN,虽然可以发现药物可以杀死这些物种,但有必要考虑第一个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即生物体可能产生的抗性,其次是整个环境。有害的,使用药物后,这些牡蛎再也无法食用,这也是一种损失。 ? 牡蛎大国“无需进口” ? 尽管大海无情,但海洋的生态环境已被破坏。在中国人看来,它始终是“天空的食物”。大多数人看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组织团体旅游”。有人甚至建议丹麦政府出口牡蛎,甚至借机推出“生产签证”,让中国人帮助北欧人民解决问题。 ? 拥有多年渔业贸易经验的北京海桥市场推广有限公司创始人范旭兵告诉CBN,牡蛎没有必要通过贸易进入中国。? 他说,世界上80%的牡蛎养殖都在中国,80%到90%的中国牡蛎养殖是太平洋牡蛎。中国是太平洋地区最大的水产养殖国。除非丹麦牡蛎特别好,否则似乎没有太多需要将它们输入中国。 “至于味道,我没有尝过丹麦的品种。牡蛎的味道主要不依赖于品种。味道主要与文化的水有关。”范旭兵说。 ? 在丹麦,最好的牡蛎生长在北部日德兰半岛的一个名为Limfjord的峡湾地区。这种牡蛎被称为“生命之冠的珍珠”,是世界上罕见的菜肴。 ? ? 但丹麦如此受欢迎的原因是Limfjord牡蛎过去曾遭到太平洋牡蛎的侵袭。 ? 事实上,太平洋牡蛎入侵近年来并未成为现实。早在20世纪90年代,太平洋牡蛎就已入侵丹麦,并在瓦登海国家公园疯狂。瓦登海位于丹麦西南海岸,于201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 从事科学研究的张文卓于2013年至2014年在丹麦奥胡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我在学习时没有听说过物种入侵。情况似乎很严重“。 ? 事实上,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外来物种入侵事件,其中最着名的是亚洲鲑鱼入侵。朱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背后的主要原因是全球化的副作用。这就像丹麦的牡蛎危机。太平洋牡蛎很可能来到了船底并来到了丹麦。 ? 她认为防止这些物种入侵的最佳方法是在问题发生之前预防。在物种入侵之前或当物种尚未繁殖时,问题就会得到控制。不要等到它失控。 ? “旅行”丹麦的崛起 ? 丹麦峡湾的围栏也产生了一种新形式的丹麦旅游,——“Soys and Safari”,一个类似于“大鱼钓鱼”的旅游项目。 ? 根据丹麦驻上海领事馆贸易和旅游项目经理塔蒂亚的说法,过去的“牡蛎野生动物园”在欧洲游客中很受欢迎。欧洲人还认为牡蛎具有很高的营养价值,是一种“大脑食物”。? 然而,500多年前,当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下令对那些违反法律捕杀牡蛎的人判处死刑时,丹麦严格禁止捕捞牡蛎。 ? 虽然今年的“大豆狩猎”是政府允许的,但仍受到严格监管。例如,如果冬天太冷,过度捕猎可能会导致牡蛎数量骤降。 ? 普通瓦登海滩景观 ? 当然,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有游客帮助丹麦吃一点牡蛎,那将有利于经济发展和解决牡蛎的环境问题。 ? 塔蒂亚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由于这次'吃饭事件',未来'大豆狩猎'可能会引起中国游客的极大反响。”根据丹麦领事馆的数据,向第一位财经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访问丹麦的中国游客数量增加了42%。今年是中丹旅游的一年。预计2017年前往丹麦的中国游客人数预计将达到262,000人。 ? 2015年,丹麦有一位自称为“牡蛎王”的Jesper Voss。他注意到在瓦登海的海滩上复制了数亿只牡蛎,这对环境产生了巨大影响。因此,在退潮后,他去海岸采摘牡蛎并制作食物。由于牡蛎数量众多,当地的牡蛎烹饪大师诞生了。 ? (本文来自金融网;标题地图来源:Visual China Photo Editor:曹丽媛?编辑Email:shguancha

http://shdk.sh.cn 大众点评网